新疆喀什,按照穆斯林習俗頭上包著粉絲巾的漢族姑娘李芳蹲在地上,舉起單反,將鏡頭對準正將一塊木頭精心雕削挖刻成精巧木勺的維族老人。加工一個木勺要耗時4個小時,在喀什本地單價不超過兩元。而這門手藝正在悄悄地失傳。李芳將照片傳到網上,通過微博、微信傳播,將木勺銷往全國各地。
  從新疆大學材料加工工程專業碩士畢業後,李芳來到喀什,剛剛在維吉達尼商貿有限公司工作了3個月。維吉達尼是一家通過網絡銷售南疆特產的公司,目前已經簽下了2000家農戶,開設了微信商城和淘寶店,有了自己的網站。旗下農戶人均年收入增加了20%。
  維吉達尼在維語里意為良心。在CEO劉敬文看來,這幫年輕人正在生產和消費之間,新疆和其他地區之間,人與人間搭建橋梁。
  不能打魚的互聯網和網上“巴扎”
  2011年,劉敬文作為志願者投入了為期一年的政府援疆項目,從深圳來到喀什。此前,他剛從工作了近10年的《晶報》辭職。對他而言,與深圳的喧鬧和快節奏相比,喀什是個“桃花源”。藍天高遠,白楊挺拔,鄉民淳樸。當地派給他們的嚮導兼翻譯是畢業於昌吉學院英語專業的穆斯林小伙兒麥合穆提·吐爾遜·阿穆。當時他們並沒有想到以後的交集。
  留著八字鬍的瘦高個兒阿穆是一名新入職的公務員,在吐爾尕特口岸海關工作。在南疆,公務員的飯碗炙手可熱,但阿穆卻覺得這份工作“沒有意思”。“爸爸媽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他們種地賺不了多少錢,僅僅是為了生存。我上過大學,想法不一樣。”阿穆說。
  阿穆在2011年7月註冊了微博。在微博上,他關註最新的電影和足球明星的近況,轉髮帶有正能量的故事。2011年11月,一則某地農民通過微博賣土豆的新聞讓這個小伙子心中一動。
  此時,劉敬文和伙伴們也在琢磨著同樣的問題。由於特殊的氣候,南疆瓜香果甜,但農戶只能通過集市“巴扎”在本地銷售,當地市場有限,豐收反而會帶來煩惱。年輕人湊在一起一合計,一個點子就此形成:用微博幫當地老鄉把積壓的大棗、核桃賣出去吧。
  喀什鄉裡互聯網並不普及,和農戶解釋清楚自己要做什麼費了阿穆不少心思,他最終找到了一套解釋:互聯網啊,不是能打魚的網,而是像個電視,小屏幕裡面有很多很多人,大家互相打電話,知道彼此在乾什麼。
  “明白”了互聯網“巴扎”的概念,用網絡賣乾果的方式立刻被接受了,老鄉們爽快得出乎劉敬文的想象。喀什人重視“巴扎”,每周必有集。老鄉們對劉敬文說,用網上的“巴扎”賣給喀什以外的人,多好啊。
  微博世界的反應之熱烈遠遠超出了預期,300公斤特產很快銷售一空。本來他們打算賣完就回家過年,這時不斷有農戶找到他們,希望也能通過互聯網“巴扎”銷售自己引以為豪的瓜果。阿穆辭去了工作,他們決定把短期計劃變成專職。
  微博大V的轉發一直是劉敬文他們推廣乾果特產的一條重要途徑。網名“老榕”的王峻濤出現了,他是8848網站的創始人,中國最早一批電商開拓者。這位回民大V通過微博知曉了維吉達尼的存在,貢獻了一筆投資。
  籌措了50萬元左右的啟動資金,維吉達尼商貿有限公司成立了。
  穆斯林的支付寶,就是他們的信仰
  吐迪·馬木提老人種了56年地。這時節氣溫高,正是曬杏乾的好時候。喀什的杏子個兒大皮薄,不會輕易掉落,俗稱“抱枝幹”。九成熟了,老人靈巧地摘下杏子,輕輕柔柔鋪滿平坦的房頂,越是靠近,甜香的氣息越是濃郁。阿穆和伙伴們到他家預訂杏乾,老人剛開始執意不接受訂金,他不明白:東西還沒給,怎麼能收錢呢?
  在劉敬文看來,一說“維吉達尼”,許多難以概括的涵義立刻被彼此知曉。“穆斯林的支付寶,就是他們的信仰”。
  從一開始,劉敬文就希望維吉達尼能在商業上維持循環,團結農戶的合作社與銷售販賣的公司結成利益的共同體。出身華為的張亞為這家小公司作部門劃分,元老李雨蒙作出財務規劃。
  剛起步的時候,新疆的物流難以跟上訂貨量,消費者們“吐槽”他們緩慢如同“騎著驢送貨”。老榕建議預估下月的訂貨種類與數量,統一寄到北京,一有訂單,由他從北京發往全國。問題很快得到解決。
  阿穆把控著接收乾果的質量,大小和甜度等都要達標。在傳統“巴扎”上,不同個頭的大棗和杏子價位一致,農戶們也沒有質量等級的概念。逐漸的,簽訂合同的農戶大叔會請這個小伙子去自己的親戚朋友家看看,種植達不達標,哪裡需要改進。薄皮核桃受歡迎,大家就忙不迭嫁接這個品種。
  維吉達尼新成員李芳最主要的工作是探訪供貨的農戶。以杏乾農戶的探訪為例,從杏樹開花,到結果、逐漸變熟,直至採摘、晾曬,她和伙伴們需要在重要的時間點深入到農戶家中,記錄並拍照。
  李芳是漢族姑娘,在北疆吉木薩爾的農村長大。2013年暑假,這個紅紅臉龐的姑娘來到北京投奔致力於社區支持農業的清華博士後石嫣,在後者新成立的分享收穫農場以志願者的身份勞作了一個月。通過微博,石嫣將李芳推薦給了與自己互粉的維吉達尼。在她的眼中,這個姑娘不怎麼把“理想”掛在嘴上,只是踏實努力地做每一件事。
  劉敬文希望以探訪的方式,隨時知道農戶們的情況,告訴他們市場的信息,並確保消費者清晰地知道自己所購買食物的底細。農戶們則將這看作親密朋友的拜訪,總要端出最好的吃食,讓他們撐得走不動路才安心。
  為農戶拍照的習慣源自2011年一個喀什小男孩的走失。劉敬文發現他的家人沒有一張孩子的照片可以供警察局找尋。南疆鄉村裡相機還不算普及。劉敬文和伙伴們每次探訪,都為老鄉照些相片。在漂亮掛毯邊做作業的維族小姑娘在照片里慢慢長大了,伙伴們打算等她出嫁時,把這些年的照片做成相冊送給她。
  維吉達尼按照歐洲的慣例分配利潤,50%用於員工分紅,30%用於培養農業職業經理人,剩下20%則投入清洗、分挑等生產設施。劉敬文說:“我們一直沒有虧錢。每個人都有股份,做有意義的事情實現自己的價值,慘兮兮的沒必要。”
  遠方的朋友,讓我認識你
  李芳媽媽對於寶貝女兒的遠行頗多擔心,因為北疆的這家人很少有機會到南疆。與母親的憂慮相反,李芳發現喀什是個祥和到幾乎有點緩慢的地方。在維吉達尼的網絡站點上,訪問者可以看到所有農戶的信息、照片和故事。在李芳看來,這些喀什農民平和得仿佛“從沒有煩惱”一般。
  突出個體的呈現方式是資深媒體人劉敬文的設計。消費者不再模糊地以“新疆人”籠統認知購買食物的來源,他們甚至可以指定從某戶農民那裡購買。在他看來,自己仍舊在做媒體,在新疆和其他地區之間,在人與人之間搭建橋梁。
  維吉達尼開始有了自己的鐵粉,他們在微博、微信和阿裡旺旺上熱情支招。乾果容易被蟲噬,一位不知名的工程師通過微博向他們介紹多少攝氏度冷凍可以殺蟲,科普微波技術。廣告語也是粉絲想出來的——“小時候的味道”。維吉達尼官微上傳了幾個維族孩子踢一個破球的照片,不久就有一位粉絲寄了10個足球到喀什。
  阿穆和伙伴們在發貨的快遞里附上了維吉達尼的明信片。每隔一段時間,這些明信片會從全國各地甚至巴黎或紐約寄回這裡。伙伴們將明信片上對杏乾、巴旦木、土地及人的細碎感觸讀給農戶聽,他們中很多人一輩子沒有出過南疆。
  劉敬文希望未來能爭取到南疆170萬農戶中的5%。他意識到農業加貿易的方式很貼近農民,維吉達尼的模式可以推廣。
  阿穆結婚了,新娘子在維吉達尼廚房裡幫忙。他和“年齡相近”、“興趣相通”的同事們最近剛去看了《變形金剛4》。李芳和其他單身的伙伴住在一個穆斯林小區里,她近期正在努力學習維語,請穆斯林朋友將常用語錄下來,沒事就聽。她每天上午10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那時陽光依舊很明亮。前兩天下過雨,天空掛著一道彩虹。烤饢的、販羊肉的、賣酸奶的,熱鬧非凡。人們彼此相熟,玩耍的小孩子跑過她身邊時會停下用維語問候:“安拉保佑你。”她回應:“安拉也保佑你。”  (原標題:在喀什,有一個叫“良心”的網上“巴扎”)
創作者介紹

korea

mvwxj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